山口叽叽妹

山口组发糖大队队长,不甜不要钱!
【楼诚/楼诚衍生/盾冬/K莫】
不拆不逆不掐架。
亲切温柔好交流。
您的喜欢就是我更新的动力!
前进的方向!
微博:山口叽叽妹
来玩吧٩꒰๑• ³•๑꒱۶

【原耽】地府日常(九)

论文答辩,太忙了!!!


  肖阳做好下班前的例行扫除工作后,被小梦兴奋的叫到桌前。

  小梦捂着嘴也掩盖不了她溢出来的奸笑声:“你猜我刚去哪了?”

  “哪里?”

  “局长办公室!!”

  照理小梦每次被叫去不是汇报工作就是挨训,近期还逮她写孟婆汤反省,说是一个月内要提交到上头审查——总之不该这么乐呀!

  肖阳直觉认为她被局长骂疯了。

  “jiang——”小梦抬手打了个小响指,手里瞬间出现厚厚的一沓钱,“局长给的!!”

  “哇!!”肖阳配合得不得了,“他干嘛给你?”

  小梦一张张数着钞票,她手小,根本握不住,差点散到地上。她慌忙抓好,回道:“汇报完工作他问我和你晚上去哪里吃烤肉,我多聪明呀,一听就是你瞎掰的,你哪里吃得起烤肉……”

  为什么大家都认为他吃不起烤肉!!肖阳委屈。

  唉,想他以前活着的时候过的多爽,想吃什么有什么。也可能正因如此才养成了吃货的状态。

  虽然,虽然……肖阳的大脑里像断电似的停了思考,他又隐约想起了点什么。

  小时候的他没什么零花钱,但他从来不缺吃穿。

  因为有个人对他很好很好。

  “虽然不知道你干嘛骗他这个,但我还是好心的替你圆谎了。”小梦特意在“好心”二字上加了重音。

  肖阳被小梦拉回意识,对她的帮助很感激,万一被局长知道他撒谎——不敢想!

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“然后他说为了奖励我们辛苦工作,让我们吃顿好的。”

  小梦抖抖手里的钱:“咱们去哪吃好?”

  肖阳随着钞票也抖了三抖,总觉得有阴谋,局长竟然这么好心……

  同时也对自己撒谎骗他这件事产生了一丝愧疚。

  “哦对!”小梦拉过肖阳,确认四下无人后偷偷说道:“我还看见局长钱包里,放了一张照片!”

  肖阳想起他之前去局长办公室那个被扣下的相框,那时候他就觉得应该是局长什么秘密的人,不然怎么会藏起来不给别人看呢。

  “是个小男孩!”小梦像个八卦狗仔,她挠着头苦思冥想起来,“而且……我觉得有点眼熟。”

  那个相框背后有不知道谁画的图案,奇丑无比,肖阳莫名觉得是小梦看见的小男孩画的。

  “你说,会不会是局长的私生子啊?”

  肖阳皱起眉,私生子这个词让他感到不大舒服,更像是本能的厌恶。却分不清到底是厌恶私生子,还是局长的私生子。

  他迅速的摇摇头:“不可能,局长那么正经。”

  小梦坏笑着撞了他一下,低声笑道:“人不可貌相噢。”

  他俩收拾完东西,往小梦推荐的烤肉店出发。

  一路上小梦继续向肖阳科普她历年来搜罗到的局长八卦,比如,局长很爱吃,但是从来吃不胖!!

  就小梦的少女外貌来说,肖阳对比一点都不吃惊!局长也完全可以把肚子变掉呀。

  “哪里看出他爱吃?”肖阳从来没看见局长吃什么。

  “局长前些年超级爱吃的,什么都买,也没见他吃胖。”

  “他现在也买呀,不过都送给我们吃了。”

  小梦沉默了,思考半分钟后一拍手:“有道理,那我怀疑他是拿去喂私生子了!!”

  肖阳想,怎么又扯回私生子了……

  “不过以局长的凶性格,谁敢和他多处。”

  忘恩负义梦完全忘记今天吃烤肉的钱是局长给的了 。

  

  吃完可能在地府的唯一一顿肉,肖阳不情不愿的带着烤肉味去局长家接猫了。

  局长就是局长,住的比他好太多。阔气的两层小楼,外头有小花园,花园里还划出了一片方方正正的菜地——有萝卜,青菜,还有葱。

  太朴实无华了。

  肖阳刚按下门铃就有人光着上身来开门了,是大牛同志。

  他叼着牙刷,显然很疑惑肖阳怎么来了,含糊不清的问:“肖阳?”

  “严局长在吗?”

  “他啊!”大牛抽出牙刷,“他可能睡了。”

  “啊?”肖阳看看表,才九点半,他以为只有小学生才这么早睡呢。他上学那阵子每天都要被逮着早睡,除非作业太多,不然那人肯定……

  “局长!肖阳找你!咳咳咳咳……!”大牛果不其然被呛到,连跑带跳的去厕所吐了。

  严局长从二楼台阶上走下来,穿着身白色格子睡衣,看起来有点年头,布料已经起球了。

  没想到局长那么有钱的人,私底下这么省。

  “肖阳?先进来吧。”

  肖阳挪开审视严局长的眼睛,局促不安的连忙摆手,“不了不了,不麻烦您了……”

  “毛毛已经睡着了。”严局长拿来一双拖鞋放到肖阳脚边,“你回去要多久?”

  大马和吐完的大牛一起从厕所出来,他才看到门口的肖阳,听见局长的话提议道,“不然今天住下,明天和我们一起上班。”

  “啊?”肖阳转着眼睛,打量这个小别墅,“没关系没关系,我回去住好了。”

  “你可以睡我的房间!”大牛特别积极,反正他平时都和大马住,房间干净的不得了。

  肖阳觉得这么住下太突然了,他看看表,现在回去好像是有点晚。

  唉,他当时怎么没想到这一点,不然肯定会早点来了。

  都怪那家烤肉太好吃,他吃HIGH了。

  

  肖阳躺在大牛的床上,又想了一遍烤肉的味道,他吃昏头了。

  不然绝对不会晚接猫,绝对不会留下来,绝对不会把猫交给局长。

  不对,交给局长的时候没吃烤肉。

  有人敲门,肖阳赶紧坐起来。

  严局长端着一杯牛奶进来,说:“热多了,你喝吗?”

  肖阳只穿了件大牛的衬衫,和据说是全新的内裤。他稍微前倾了点接过牛奶,笑说:“谢谢局长!我每晚睡前都喝。”

  “是吗?”

  肖阳以为他是在质疑自己怎么喝得起牛奶,赶紧补上:“活着的时候……”

  每次提到活着的话题,总会和肖阳的现状形成强烈对比。他低下头抿口热牛奶,上唇沾了浅浅的一层奶沫。

  严局长一如既然的沉默,在肖阳以为他要出去的时候,严局长竟然上前摸了摸肖阳的头顶。像位长辈安抚失落的孩子,也像最近常出现在肖阳脑海里的模糊感觉。

  他忍不住小声憋笑说:“局长,你好像我认识的一个人哦。”


评论 ( 3 )
热度 ( 18 )

© 山口叽叽妹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