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口叽叽妹

山口组发糖大队队长,不甜不要钱!
【楼诚/楼诚衍生/盾冬/K莫】
不拆不逆不掐架。
亲切温柔好交流。
您的喜欢就是我更新的动力!
前进的方向!
微博:山口叽叽妹
来玩吧٩꒰๑• ³•๑꒱۶

【原耽】地府日常(七)(八)

  除了肖阳以外,其他听见这一惩罚的鬼们都惊呆了,特别是刚刚赶到的大牛。他一听就不乐意了,等严局长一走,他立马质疑:“什么?只让你写反省??”

  “可能要写一万字吧……”肖阳还没懂他们的意思,自觉没一万字是不可能放过他的。但他作为一个理科生,怎么可能写的出来!

  他在捏着手指想,局长好像真的很生气,唉,怎么办。

  大牛恨恨的说:“必须有一万字啊!局长哪次轻易放过我们的。”

  小梦听他这么一说,忍不住噗嗤笑了,语含暗示的说:“对呀,就是某两位至今都没长记性。”

  “闭嘴。”大牛瞄眼肖阳,确定他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后才瞪着小梦威胁道,“不准告诉他。”

  肖阳正沉浸在怎么编完一万字反省书的世界里,压根没听见他们的对话。

  毛毛也不懂事,又粘人又粘人,就连肖阳百度的时候都不放过他,毛绒绒的小爪子在他手背上轻轻拍打。

  没养过猫咪的肖阳被萌的要兽性大发,恨不得当场用力吸口猫毒。品,他一忍再忍,终于被趴在他腿上荡尾巴的毛毛勾引到了,你这个磨人的小猫精!!

  肖阳抱起它就要埋,对上毛毛蓝汪汪的大眼睛时,莫名闪过种熟悉感,好像他以前也有过这么一只猫咪,他也曾在完不成作业的时候,抱过陪在旁边的小猫咪就是一通玩……

  那种感觉来的快,鼻尖仿佛还能闻到回忆里淡淡的夏天气息,下一秒又像阵烟飘散,难以捕捉了。

  “肖阳,把猫拿过来。”

  众人都没想到局长去而复返,纷纷着急装作认真工作的样子,只有发呆的肖阳被逮个正着,还举着猫!

  估计两万字是兜不住底了。

  肖阳抱着猫祖宗要走,严局长又开口了:“笔记本带着,来我办公室写反省。”

  晴天霹雳,恐怖就是这样吧,肖阳欲哭无泪,在众人同情的目光下,默默跟着严局长的步伐来了局长办公室。

  肖阳对局长办公室仅有一个印象,WIFI信号好。

  可惜局长来去无踪,每次都直接从办公室里出来,偷用了几次后,肖阳的小心脏实在受不了,太刺激了,他放弃。

  办公室的摆设和他在电视剧里看到的局长办公室没什么差别,不过比起电视剧里那些,严局长可能还更勤俭点。

  除了办公桌,书柜,一张单人沙发外,居然没有其他东西了!

  那他在哪写?

  严局长指了指自己的桌子,“去那写。”还直接从肖阳怀里横刀夺猫!

  尽管严局长一张黑脸,毛毛倒是一点都不怕他,照样倍儿亲昵的往他怀里钻。肖阳实在搞不懂这只猫,不会是对谁都亲吧。

  很想问问毛毛,他是不是它最疼爱的人?

  肖阳坐到办公桌旁的小板凳上,发现桌上放了一个小相框,他的八卦心悄悄膨胀,刚要偷看,严局长已经更快一步的把相框收进了抽屉里。

  据他多年的八卦经验,估计是女朋友的照片。

  但严局长能有女朋友吗?也得是个千年的……千年的……那什么吧。

  肖阳找不好词来形容,又想到万字反省书,郁闷极了,就他这水平,怎么可能写得出来呢?

  肖阳写了三千字,愣是一个字也憋不出来了。目前的三千字里,粗略统计,得有2800字都是废话。比如“我以后一定洗心革面,做一个好人,一个对社会有益的人,一个对投胎局有益得人,一个对……”

  他整个人呈放空状态,想发呆却碍于严局长的存在,硬是强打精神撑住。

  右前方一手搂猫,一手看书的严局长和肖阳形成鲜明对比,肖阳几乎要大呼:“投诉!我要投诉!”

  严局长虽然长着副略凶的阎王脸,某些方面倒是非常反差。

  半天没听见笔尖刷过纸张的声音,严局长猜他是真的写不出来了,并同时问了一句让肖阳几乎吐血的话:“五百字还没写完吗?”

  

  拿到肖阳使用毕生功力凑出的反省后,严局长有点吃惊:“我以为你还没写完呢。”

  肖阳不敢随便回话,点头哈腰送笑脸,争取严局长答应早点放他走。

  毛毛又开始它“混乱朝政”的妖妃使命,使足劲要爬上严局长胸口。

  那双尖利的小爪子刚一亮相就透着道寒光,在肖阳的心口狠狠地割了一刀。

  他试图用眼神警告毛毛,不可以!被你爪子抓过的西装还能穿吗??关键是,我赔不起!

  毛毛的小爪子按上去了—— 一巴掌就拍在严局长的胸口,啊,你这只小色猫快点住手!!


  肖阳脑海里的自己已经快把手绢咬烂了,如果毛毛真的下得去手,他只能祈祷局长不会问他赔偿。

  严局长察觉到毛毛想和他玩,只轻轻抚摸着它的小脑袋哄道:“毛毛,等会再玩。”

  那只小“色”猫仿佛真的听懂了严局长的话,小爪子只在他身上拍打两下,一扭屁股冲肖阳跳过来。

  肖阳暗暗庆幸,估计是严局长长得太凶了,毛毛还是很会看脸色的嘛!

  他的荷包保住了。

  不过严局长确实长得凶巴巴的,他长得太过端正,又不怎么笑,眉间还有皱眉太多的痕迹。他脸上挂的眼镜虽说减龄不少,也显得他温和很多,就是偏方的半框式完全不像他会戴的款式,莫名多出点违和感。

  肖阳觉得自己大概是有病,看多了竟然能看出点可爱。

  他听小梦聊八卦时提起过这件事,据小梦说是别人送他的,还笑严局长是不是受贿了。

  本来只需要看几分钟的反省书,因为肖阳洋洋洒洒的大片废话,瞬间多出几倍的时间。分明都是琼瑶式排比句,严局长也能一句句看出股读世界名著的气氛来。

  肖阳坐立不安,也没心思哄妖妃毛毛,怕是他写的太胡扯不被通过!

  他屁股下的板凳像个小油锅,把他煎的随时咽气。

  严局长身体向前倾去,手肘撑在膝盖上换了坐姿后又翻了一页。

  看着严肃的严局长,肖阳竟然产生这是在帮他查作业的错觉。甚至上次那种熟悉感又回来了,他真切的感觉以前也有过这样的时候。他趴在书桌上等着谁检查完作业,如果能全部做对,他可以得到一包特别好吃的糖。

  想起糖,他竟然隐约能想起糖的包装,仿佛就摆在他眼前,慢慢从模糊到清楚。

  那人拆开糖纸递来,是颗剔透的粽子糖,里面还有完整的松子。现在再提起粽子糖,他是没什么兴趣了,可小时候对它的喜爱倒是记忆犹新。

  都说小时候吃过的东西最好吃,长大后吃到的好东西太多,即使味道一模一样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喜欢了。但对肖阳来说,他也确确实实没吃到过小时候那种粽子糖的味道了。

  他的嘴特别刁,作为吃货是很合格的。因此肖阳一大堆生活费花在了吃上,他看到吃的就走不动路,只要买得起,又觉得挺好吃的他就会想买一份尝尝。

  也不知道怎么就这么奢靡了,毕竟他……——

  “可以了,以后注意。”严局长终于看完了,肖阳想到好多吃的已经饿了,眼瞅着要下班了,他还以为得加班呢。

  严局长也发现时间不早了,他拍拍身上的猫毛站起来问:“晚饭吃什么?”

  肖阳直觉他是要一起吃饭,内心警铃大作,他不想和领导一起吃饭!连忙编谎话:“我和小梦约好去吃烤肉。”

  说完他就发现严局长挑起了眉毛,像是在说:“你有钱吃烤肉?”

  确实……他除了局长的接济,只吃得起早饭价位的食物。

  还好局长和大牛大马经常接济他,不知道的可能会以为投胎局是普度众生的民生福利局。

  严局长习惯性皱眉,“你是不是钱很不够用?”

  够不够用呢?肖阳也说不清,他暂时除了吃都挺够的,但三个月一过他得自己交房租的话,那可说不好了。

  肖阳是不知道他和其他鬼比起来有多惨,为了让广大待投胎鬼宾至如归,投胎局和其他各个局可以说是通力合作营造和谐环境了。即使物价再涨,也是95%的鬼都能接受的程度。

  不需要肖阳回答,严局长自然知道他是不够花的。

  肖阳想,要是您觉得我钱少了,可以给我涨工资呀!

  没想到严局长一直保持沉默思考状态,一点没有要提涨工资的事。

  为了缓解尴尬气氛,也为了早点回家,肖阳说:“不过我要是能早点给爸妈托个梦,也能很有钱啦!”

  “爸妈?”严局长这才想起来他们局的托梦福利,“暂时还没安排。”

  “……没事没事。”肖阳故作坚强,没做安排!那什么时候能安排!

  毛毛在肖阳怀里待不住,几次挣扎要跑都被肖阳按回怀里,它喵喵喊了好多声终于吸引了严局长注意力。

  “你带他一起去吃饭吗?”

  “啊、不,就,交给大牛看会……”肖阳的谎话差点被拆穿!

  十有八九是个猫控的严局长伸手要接猫:“给我吧,他住我那。”

  肖阳傻眼了。

  严局长又问:“你几点来接它?”

  肖阳持续傻眼,难道他半夜还得出去接猫。

  “……八、八点?”

  ……说谎真的害死人啊。


评论 ( 3 )
热度 ( 21 )
  1. 司安卿山口叽叽妹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山口叽叽妹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