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口叽叽妹

山口组发糖大队队长,不甜不要钱!
【楼诚/楼诚衍生/盾冬/K莫】
不拆不逆不掐架。
亲切温柔好交流。
您的喜欢就是我更新的动力!
前进的方向!
微博:山口叽叽妹
来玩吧٩꒰๑• ³•๑꒱۶

【原耽】地府日常(四)

  由于地府环境太过舒服,有大批人不想投胎,更愿意在地府混吃混喝。

  严局长时常接到上头指示,坚决杜绝地府鬼口过多现象,提高工作效率,争取鬼鬼尽早投胎。

  肖阳听说了,有点小兴奋,这是不是意味着他能早投胎啊!

  小梦点了点地府鬼口清单,粗略计算了一下,“你前头大概还有三百多万鬼,排除不做人的,你大概得等三年。”

  谁说的早死早投胎,尽是瞎扯。

  “不过!”小梦故意卖关子,嘿嘿嘿笑了会才说,“多留一年,地府会每年多支付五百万生活费。”

  五百万!肖阳激动了,五百万,那就是一个月的住宿费啊!

  这么一想,还——真少……

  小梦叹气:“没办法嘛,地府物价长得太快了,嗖嗖嗖的。估计以后房价都得提高了。”

  “别别别!”

  再涨肖阳就住不起了,他最近还特别馋零食。局长出差不回来,他为了省住宿费,每晚都会馋醒。

  到了地府以后他就不再做梦了,想到好吃的,自然而然跟着醒了。只能坐起来盯着月亮流口水,想象它是一块抹满肉酱的武大郎烧饼。

  好在肖阳还能吃到免费外卖,即时常外出办公的大牛大马大兄弟们打包的美食。

  他俩特别擅长以公谋私,比如从上头带点好吃的,张记牛肉,李记羊腿什么的。再比如,从上上头顺点仙桃仙酒,大家聚在一起打打牌,喝喝酒,磕嗑瓜子,还是很痛快的。

  只要局长不来。

  局长是个严肃的人,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次见面时会香喷喷的,但接触越久越会发现他这个人,这个鬼,其实非常严肃、正直。

  对于上班时间喝酒打牌的事,他是绝对不能容忍的。

  肖阳不喝酒,最多啤酒。有次看到“仙酒”的面子上,他才稍稍微微的抿了一小口,结果依然受不了那种味道,撇嘴皱眉的缓好半天。

  下午他去搬资料,路过局长办公室,正好局长出来,两人碰上了。

  肖阳完全不想和他打招呼,装作没看见就要走。严局长喊住他:“等等。”

  “局长。”肖阳抱着资料回过身,发现严局长已经站到了离他仅一个手掌距离,远远超出了肖阳心里的安全距离。

  他不由向后靠了几分,没想到严局长也凑过来,在他脖颈附近嗅了嗅,得出结论:“你喝酒了?”

  肖阳紧张的咽了口口水,没手摆,只好把头晃成拨浪鼓:“没有没有!”

  严局长脸色不大好看,站直身体抱起手臂,仿佛在训小孩:“你怎么喝酒?”

  “我不、没有,哎,对不起……”肖阳怕越说越错,也不想买了其他几位兄弟,再说他也确实算是上班时间喝酒了,赶紧默默认错。

  或许是他认错态度比较积极,严局长沉默了几秒,轻轻的叹口气,从肖阳怀里抽出一沓文件夹问:“送哪去?”

  肖阳受宠若惊,扬起下巴指指办公室的位置说:“就那边……谢谢您。”

  严局长带头走在前面,肖阳小步追上去,两人保持着一前一后不超过一米的距离。肖阳趁机偷偷观察严局长,发现他个子真高,肖阳178的个子也要稍微抬眼看他。

  果然几百年的岁数不是白长的,也可能是几千呢,肖阳暗想。

  严局长像是听到了肖阳的心声,突然回头看了他一眼,肖阳耸起肩膀,冲他卖乖傻笑。

  “到了。”

  严局长把怀里的资料放到指定的桌上,肖阳也跟上去把资料都叠起来,装作自己很忙的样子,避免和局长过多交流。

  他一方面谴责自己,认为这太没礼貌了,另一方面又实在不知道讲什么。

  严局长还有别的事,肖阳也忙,他走到门口正要关门,又想起什么,侧了身在门上敲了敲,等假忙的肖阳从文件里抬起头,他才轻声嘱咐:“少喝酒。”

  肖阳再次受宠若惊,连连点头。严局长走后好久他才从假忙的状态里解脱出来,并突然反应到,为什么是少喝酒,不是别在上班时候喝酒!

  没想到严局长这么关心员工。

  

  肖阳住的是投胎局提供的难鬼房,这意味着他周围住的都是没人烧纸钱的难鬼。

  比如他的左边,是一位真真正正的饿死鬼,冬天在街角饥寒交迫死的。导致他一天到晚想吃东西,又没人烧纸钱,又找不到工作,一到半夜就抠墙。

  肖阳也不知道他抠墙干嘛,生怕他哪天把墙抠穿了跑对面来把肖阳吃了。

  于是肖阳出于好心和害怕,时常给隔壁投喂点吃的,为了晚上睡个好觉,每天都紧着给他投喂。

  投喂久了居然有种养了宠物的感觉——真别扭。

  他的右边上辈子是只小猫,说是下辈子能当人,在地府就以人的形态出现了。同样也是没人烧钱的,但他好歹是猫,对人类的吃的需求不大。

  但他神出鬼没的,甚至动不动蹲在肖阳门口,或者你也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,反正能跑到肖阳阳台上,不分白天黑夜的扒在窗上盯着他看。

  起初肖阳几次被吓到二次死亡,后来就习惯了。前两天他想找这位小伙谈谈,毕竟他不再是猫了,得有点人的样子。这才发现小伙子除了身体像人,思想行为上都还完全是猫。

  简直更吓人了……

  后来听小梦说这都是正常的,灵魂还没适应,等下辈子有人教就都会了。

  肖阳只想换房。

  

  换房比较复杂,要写申请,申请里必须列清楚十条“我必须退房”的理由。

  少一条甩都不甩你。

  肖阳抱头冥思苦想。

  第一条:邻居太烦人。

  想想好像可以扩充一下,于是足足扩充成了五大理由,我不喜欢猫(其实喜欢),晚上睡眠质量太差,总是被打扰,邻居骚扰我,两位邻居一起骚扰我。

  完美,接下来他只需要再想五条就能提交了。

  可惜剩下五条他憋到快下班也没想出来。

  肖阳几乎要捏碎那张纸,咬牙切齿的问小梦:“地府的东西不都是假的吗,为什么还那么斤斤计较?!?!”

  小梦沉思片刻,理直气壮的回答:“因为我们讲规矩。”

  FUCK,FUCK!!

 

  小梦提着不知道她从哪淘来的极致少女的小包,蹦蹦跳跳的要回家了,活脱脱一个青春美少女。

  她临走前突然想到了一个自认为绝佳的好办法:“你可以住大牛那。”

  “可以吗?”

  “对呀,他肯定同意,反正他也不住。”小梦从包里摸出一把钥匙,“我家之前装修,我都去住过呢。”

  肖阳奇怪:“他不住吗?”

  “他很少住的,毕竟大多时间都在外面办公啦。”

  肖阳觉得这主意似乎有点靠谱了,“他真不回来?前阵子不还回来开会……”

  小梦状似随意的理着小包回答:“不啊,他都住大马家。”

  肖阳沉默了,他好像听到了什么八卦,感觉此时沉默是最好的回答。

  “不过哦。”

  “什么?”

  “他俩都是在局长家借住的。”

  “所以?……”肖阳眉头突突跳起来,有不好的预感。

  “所以你就一直在局长的监视下了。”

  FUCK!FUCK!

 

  和喝酒都管的局长住在一起,与,和半夜吓人的邻居住,肖阳暂时优先后者。

  他可以半夜拉紧窗帘,再省吃俭用买盒价值一万的耳塞。但是和局长一起,那一切都是不可控的了!热爱自由的肖阳才不要!

  只是第二天看到局长,想到自己拿他和俩略精神病的人放一起比过,良心多少有愧。

  特别是出差回来的局长不忘给他们带好吃的,实在令肖阳感动!

  今天的局长身上又有那股骚包的香水味,肖阳皱着鼻子打量局长,怎么回事,他不是洗心革面了吗。

  局长抬起手臂来回闻了闻,茫然:“很浓吗?”

  “还可以……”肖阳撒谎,真相是他不敢指责领导。

  严局长脱了外套,解释说:“下午去探望钟判官,忘记换衣服了。”

  “啊!他超爱喷香水,我每次都受不了!”小梦捏起鼻子,仿佛钟判官本人就在眼前。

  脱下外衣的严局长只穿了身浅色衬衫,更显得他高大挺拔,隐约能看到布料下健壮的肉体。严局长不近视,但他自认为长得略凶,时常带副平光眼镜,多了点温柔,也多了几分禁欲。

  肖阳假借吃东西,胡乱瞄了一眼,就看见严局长伏在他对面的桌上写字,眼镜微微滑下,局长正要推上去,突然注意到肖阳微妙的视线,不解的回视过来。半卡在脸上的眼镜使他看起来没以往严肃,反倒挺可爱的。

  肖阳第一次发自真心的感慨局长的帅气。


评论 ( 5 )
热度 ( 33 )
  1. 司安卿山口叽叽妹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山口叽叽妹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