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口叽叽妹

山口组发糖大队队长,不甜不要钱!
【楼诚/楼诚衍生/盾冬/K莫】
不拆不逆不掐架。
亲切温柔好交流。
您的喜欢就是我更新的动力!
前进的方向!
微博:山口叽叽妹
来玩吧٩꒰๑• ³•๑꒱۶

【原耽】地府日常(三)

昨天发的第二章好像没显示出来,嗨呀。

  

    会穿墙的局长没追究肖阳蹭WIFI玩手机的事,他听完小梦汇报工作后只稍微问了下肖阳的状况后,这件事像把沙子,被风一吹就过去了。

  肖阳很庆幸,领导不追究自然是好事,他也懒得去想为什么这么轻易放过他摸鱼。

  因为初次见面时的香水味太熏人,肖阳一度以为小梦在唬他,毕竟在他认识的最骚包的人里,也没有香水涂那么重的。

  可见,局长不是一般二般的骚包。

  这种观点维持到难得一见的局长提着午餐外卖来找他们。

  关于吃饭这件事,肖阳也找小梦问过。

  “明明大家都是死人了,为什么还要吃饭?”

  小梦解释:“其实不吃也不要紧,主要会馋,就看馋的多少了。”

  “怎么判断呢?”

  “一般来说,想吃饭属于正常,毕竟大家死的都没准备,还没适应没吃饭。”

  很有几分道理。

  “那啥样叫不正常啊?”

  “想吃零食的呗!”小梦痛心疾首的拍着桌子数落“馋鬼”,“你都不知道,我们为了满足馋鬼,建了多少现代零食店,把我吃胖多少!!”

  肖阳尴尬赔笑,想到自己刚来第一天就买奶茶的事,估计被她知道了,也要归进馋鬼里……

  难怪他老想吃东西。

  以前他还活着的时候就爱吃,整个B市上至网红爆款,下至不知名小店,只要有好评,就有他的身影。

  没想到今非昔比,喝杯奶茶都得抠钱。

  说回局长的外卖,小梦见肖阳眼里嘴里都是渴望,冷漠的打破他的幻想:“别盯啦,局长才不会分我们呢。”

  肖阳咽回口水:“为什么?”

  “他都是拿去送人的。”

  八卦的味道,肖阳不知道该不该问,鉴于他没干多久,决定先闭嘴。

  但那个外卖盒里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,特别香,吃了一个来月地府特色免费难鬼套餐后,肖阳都能从盖紧的盒子里闻出红烧肉的味道。

  他咽着口水,悄悄偷看局长手里的袋子,并装作好好工作,并没有被吸引的样子。

  天哪,他怎么这么馋啊!肖阳十分痛恨自己。

  甚至怀疑他不是被撞死的,是被饿死的。

  不然还有任何理由可以解释吗?

  眼看那个盒子越来越近,肉香越来越浓郁——“啪”得一声就被放在了他俩桌前。

  “欢迎新人。”局长弯起嘴角露出聚集了整个夏天的笑容,把肖阳这支小雪糕暖的分分钟融化。

  局长,下辈子我还跟你干!   

  

  局长打包的这顿饭,肖阳只吃了一口就有种熟悉的感觉,据他挑剔的舌头细细品尝后得出结论——是一品居的招牌菜!!!

  没想到他还有机会吃到一品居的招牌菜,按地府的物价,他以为得下辈子投胎才能吃到了。

  可能是因为他特别馋了,这一餐尤其好吃,他自己也去现代的一品居吃过,根本没现在的好吃。

  再一想,一品居都快百年老店了,难道!是去世的创始人做的??

  “好吃吗?”他俩吃的认真,局长便亲自给他们打开剩余的饭盒。

  肖阳随口回:“好吃!不会是创始人做的吧……”

  小梦笑他:“创始人?他前年就投胎了!”

  “啊?”肖阳傻眼,那人都死多久了,才投胎?那轮到他指不定要多久了!

  局长似乎看出肖阳的心思,轻轻咳了一声,憋着笑说:“他是被硬留的。”

  “对呀,他做菜太好吃了,后来被烦的不行,吵着找我们投胎做猪也行。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

  自那以后,局长三天两头会给他们捎带点吃的。

  小梦曾经偷偷摸摸的嘀咕过:“局长转性了。”

  肖阳不知道局长以前啥样,自然不知道到底算不算是转性了。不过据他这些天的观察,局长只有那次擦了香水,至今为止,就连西装的款式都非常简洁。

  甚至不大出办公室,更不来找他们。

  他们唯一见面的机会就是局长大发善心送饭的时间。

  不过肖阳没事就刷刷手机,也不怎么想见领导啦!

  因为局长回来,肖阳终于有机会见到了其他几位同事。

  比如眼前这两位正在抢他小笼包的男同事,招呼都没打,他还不知道谁跟谁,就吃了六个小笼包。

  肖阳强颜欢笑。

  幸好局长及时出了办公室,抓住了他们的罪行。

  男同事之一喊:“老严,咋样?”

  男同事之二吸着小笼包喊:“唔唔唔,唔唔!”

  局长见不得人吃着饭乱哼哼,当时眉头就皱了起来,叫二人进办公室。

  两人只好放下筷子跟在局长后头进屋。

  局长回头瞄了眼肖阳,眼神又顺着看到小笼包,像在确认数量,说:“吃吧。”

  肖阳有点自作多情了,很感动。

 

  小梦最近很忙,从早到晚见不到她人。

  好不容易逮到她,才知道是在忙着做饭。

  “你会做饭??”肖阳实在看不出来她是会做饭的人。

  小梦卖萌,眨眨眼说:“其实我不太会。”

  “那——?”

  “不过吃了的人也无所谓。”

  “嗯?”

  “是孟婆汤啦。”

  “哦……”肖阳一愣,反应三秒,“嗯??”

  再回想他和小梦关于名字的讨论,什么“可以可以”,到底可以在哪里!

 

  局里要开“群众意见交流会”,说是交流,其实就是把群众意见收集到一起,大家讨论讨论,批判批判。

  肖阳第一次参加这么正儿八经的会议,有点紧张。

  抢他汤包的两位男同事安慰他,别慌,你个新人,怎么都批评不到你身上的。

  肖阳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,谁知道呢。

  他做为小助理,要先确认参加会议的人员名单。

  严世修,严局长,原来局长叫这个名字。职位,投胎局局长,兼,阎王。

  好吧……到了。

  钟判官,职位,投胎局副局长——没来,请假了。

  大马,大马?大牛,大牛?职位,投胎局抓鬼正副主任。

  肖阳细细一想,不会是——牛头马面吧?

  他不动声色的打量起旁边两位看着还挺俊朗的小哥,实在想象不出牛头马面的形象。

  小孟,孟婆,职位,民意办公室主任。到了。

  肖阳,助理。

  人员基本到齐,严局长坐在会议桌最前头,抽出一张白纸开始发表讲话。

  首先点名大马大牛,“你们今年又是被投诉最多的。”

  大马大牛不做反抗,一副早就猜到的模样,吊儿郎当的回:“切,无所谓。”

  严局长并不在意他们的反应,公事公办的嘱咐说:“以后抓的时候注意点分寸,三百宗投诉里两百八十五宗都是暴力抓鬼。”

  “那剩下的十五宗呢?”小梦看热闹不嫌事大。

  严局长没回答她,又抽出一张纸,看向小梦:“你也有。”

  “啊?”

  小梦显然没料到自己也有被投诉的一天,她嚷嚷道:“我怎么可能被投诉?”

  “是。”严局长点点头,“但是一宗都没有,也是不正常的。”

  “你不会是怀疑我抽走意见书吧?”

  严局长:“这倒没有。”

  “不信你可以问肖阳,他都是和我一起整理的。”

  严局长答:“我信你。”

  他说到这,不知为何看了眼肖阳,像是随便一望,又像是早想看过来,总算找到了机会,眼里透着点微妙的光亮。

  肖阳以为是偷看手机被抓到,赶紧缩起脖子低下头。天地良心,他只是看了眼时间。

  严局长的手指捻着薄纸,慢慢说道:“我接到神秘顾客的投诉,说孟婆汤的味道——难喝至极。”

  说完他还亮出纸上夸张的,用大墨笔狠狠写下的四个大字“难喝至极”,后面还缀了一串感叹号,形象生动的描绘出了笔者痛苦复杂的心情。

  肖阳听的快笑出来,神秘顾客都有,他对地府的服务水平服气了。

  显然小梦也没料到能在这被阴,她无从狡辩,又不服气,质问:“你们还搞这一套!神秘顾客是谁!!”

  “钟判官。”严局长又添了句,“他已经病了五天了。”

  ……难怪没来。


评论 ( 9 )
热度 ( 29 )

© 山口叽叽妹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