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口叽叽妹

山口组发糖大队队长,不甜不要钱!
【楼诚/楼诚衍生/盾冬/K莫】
不拆不逆不掐架。
亲切温柔好交流。
您的喜欢就是我更新的动力!
前进的方向!
微博:山口叽叽妹
来玩吧٩꒰๑• ³•๑꒱۶

【原耽】地府日常

刚才格式有问题,调整了一哈哈。

过清明想到的梗,感觉还蛮好玩的,写一下下。
主要还是搞笑和谈恋爱为主。
攻是管投胎转世的^ ^
怕回头懒,也怕有人懒得看原耽,开了个晋江,大家感兴趣的话以后估计主要更那里(害羞)

http://www.jjwxc.net/onebook.php?novelid=3151321

有更新也在微博吱一声啦(山口叽叽妹)

论文地狱的我为什么开新坑 可能是为了更好的体会主人公下地狱的感觉


文案:
十佳青年肖阳不幸去世,一觉醒来发现已经身在阴曹地府。 虽然拥有五千万纸币,但在严重通货膨胀的地府,肖阳只能努力适应,在投胎前找到生活来源。 肖阳:爹,娘,迷信点吧,多烧点纸钱给我吧!求求你们了!



  肖阳死了。

  捧着束咬牙买下来,还没送出去的红玫瑰,死在B市最繁华的步行街路口。

  当天还是圣诞节,他就记得一阵天旋地转,什么疼痛都没感觉到,周围伴着尖叫声和鸣笛声,迅速以他和肇事车辆为圆心散开一片恐慌。

  肖阳努力想站起来,却连蜷缩手指都做不到,不等他想到即将发生的最坏结局,眼前突然凭空多出两双棕色皮鞋,不同于围观的人,也不像警察。 

  可以说是不同寻常了。

  他们俯下身,往肖阳额头贴了个冰凉的薄片,像是枚硬币。肖阳便紧接着两眼一黑,彻底没了意识。 

  仿佛只是眨个眼的时间。再醒来时肖阳已经不知道身在何处了,他从单人床上坐起来,浑身一点也不痛,几乎要以为是做了场真实的噩梦。

  肖阳在陌生的房间里摸了摸右腿,如果是真的,那他的右腿肯定断了。可现在摸起来,简直不要太正常。

  “肖阳,我进来了啊。” 门外那人也不管肖阳的回应,像个老熟人,径直开门进屋,怀里抱着台平板电脑,头也不抬。 

  肖阳掀开被子站到床边,眼前这位姑娘虽然来历不明,但看起来总不会超过二十岁。他降低了几分警惕,问道:“你是?” 

  姑娘这才抬头看他,抛出一个甜蜜蜜的笑容安抚他说:“你别紧张,坐会呗,我就和你对对情况呀。” 

  她毫不客气的往肖阳床边一坐,手指在屏幕上戳来戳去,问:“你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吗?” 

  肖阳摇头。 

  “那一路顺利不?”

   一路顺利?肖阳不解,“什么意思?” 

  “唉呀,当然是来阴间的一路上呀!” 肖阳只当她是开玩笑,嘴角刚要翘起配合笑两声,那姑娘却是一本正经的表情,硬生生的把肖阳逼出一背冷汗。

   他僵硬开口,皮笑肉不笑的回,“挺幽默。” 

  姑娘意识到他情绪变化,迅速开启安抚模式,倒豆子似的说了一筐话:“你别害怕呀,死都死了,没啥大不了的,你配合一下我,咱们速战速决,早点投胎比什么都好。” 

  为了证实自己的话,姑娘还刷刷刷的给肖阳展示了几张图。 

  图一:某B市当地新闻晚报的一角——“圣诞街头男子不幸车祸身亡”。 

  图二:车祸现场照片(比想象的还血腥,看的他倒抽凉气)

  图三:肖阳的墓地,墓碑上是他考上研究生时拍的照片。 

  丝毫不考虑这些图对死者本人的冲击。 

  肖阳愕然,不知说什么好。 姑娘清清嗓子又问:“顺利吗?” 

  “不记得了,一醒来就在这。” 

  “那就是顺利了,挺好挺好。”

  姑娘嘀咕着顺利二字,一边往平板里输信息。 

  失魂落魄间,肖阳突然意识到,就算是阴曹地府,怎么这么先进? 

  他提了句:“你们这好先进啊……” 

  “与时俱进嘛,行了,问完了,记得给我五星好评。” 

  肖阳再次沉默。 姑娘调皮笑笑,也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。 

  “哦对了,这阵子都挺忙的,三年前来的还没投掉,你可能也得等等。” 

  投掉?肖阳反应过来,该不是说投胎吧…… 

  他问:“那我要等多久?” “呃……三年?” 

  “好吧。” 

  “别担心,现在开放二胎了,速度可能会快很多呢!” 

  肖阳无语,原来投胎也和党的政策息息相关,又问:“那我这段时间能做什么?” 

  姑娘把手里的ipad丢给他:“拿去玩,入住即送,帐号密码和你生前一样一样滴。”

   肖阳第一次来到这么大方的“酒店”,却根本高兴不起来。 

  “我能去外面吗?” 

  “可以呀!我们这和上头一样一样滴,你随便去哪玩都可以。”姑娘还好心提醒他,“你可以查一查账户余额,有的可能比较贵。” 

  “账户余额?” 

  “烧的纸钱啊!” 肖阳恍然大悟,点开某名为“地府银行”的app一看,好长一串0,估计得有个五千万。 

  没想到死后终于成了千万富豪。 姑娘也凑过头来看了眼,居然没任何评价,她拍拍肖阳的肩膀,送出真挚的祝福:“加油,争取五年内投胎!”

   肖阳想,有五千万在手,过五十年也没问题吧。 


  肖阳在街上转了一圈,实在没发现和现实世界任何不同的地方,这分明就是自己生活了二十来年的b市,肖阳几乎以为是他精神错乱了。 

  他抱着那块平板漫无目的的闲逛,一时半会完全没法接受现实。 

  太阳挺毒,毫无印象中地府阴暗的氛围,还挺和蔼的……他记得前头有家奶茶店,决定去买一杯解解渴。 

  也不知道地府里头的味道有没有不同。 肖阳假乐观的来到奶茶店前,点了杯去冰奶茶,他没心情挑,选的是最简单的。 

  “您好,六万二。”

  “六万二??”肖阳傻眼,这是什么奶茶? 店员瞬间明白了,笑道:“你是新来的吧?我们这的东西都很贵的。” 

  肖阳不知今天无语多少次了,他快哑巴了。 

  “你家烧了多少钱?” 

  “……大概,四五千万吧。” 

  “那哪够呀!人家都几个亿的!”店员声音提高了至少五度,夸张的捂着嘴说,“你家这么抠?” 

  肖阳实在对这破地府无语了,他看到五千万还以为自己发财了,搞半天这严重通货膨胀啊!!! 

  据店员分析,因为肖阳家没烧房子,所以他住的是地府提供的免费住房,只能免费住三个月,三个月后要么付钱,要么滚蛋。

   一个月,亲民价,五百万。

   就是说他五千万不吃不喝撑死十个月! 

  他的五千万说不定还是“年薪”。

   肖家都是知识分子,唯物主义,不信任何教,这五千万也不知道是哪位好心婶婶建议烧的。 

  别说房子车子了,他甚至担忧自己接下来还收不收得到钱。

   肖阳僵着脸付了奶茶钱,在店里坐下吹空调,开始思考仅有五千万的穷人该怎么生活。

评论 ( 7 )
热度 ( 38 )

© 山口叽叽妹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