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口叽叽妹

山口组发糖大队队长,不甜不要钱!
【楼诚/楼诚衍生/盾冬/K莫】
不拆不逆不掐架。
亲切温柔好交流。
您的喜欢就是我更新的动力!
前进的方向!
微博:山口叽叽妹
来玩吧٩꒰๑• ³•๑꒱۶

【逸真】霸道总裁爱“上”我(六)

昨晚重温了这篇文,感觉还不错😌😌😌(叽叽卖瓜)

风天逸从没想过谈恋爱是这样的,聚,特别少,离,特别多。
他工作本身就忙,再加上羽还真的人气水涨船高,渐渐有点要收不住的架势。他多少庆幸起来,还好之前没让他去拍电视剧,现在都见不着人了,拍完电视剧还得了??
不过羽还真最近要来风天逸这边录真人秀,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内容,但对于风天逸,这就是天大的好消息。
烛光晚餐,总统套房,玫瑰浴池,霸道总裁小说里该出现的,他一早就定好了。
小别胜新婚,等羽还真来了,他当然要洞房的。
霸总风天逸隐藏在正经西装三件套下的,是一颗躁动的不正经的心。
羽还真录节目的地方距离风天逸的办公大楼隔了约两条街,因为这期主要是市区追逐战,所以两条街外的办公大楼附近也属于节目的活动范围。
节目录制开始前一天早六点,羽还真就独自一人乘飞机来了。尽管天色很早,他也是秘密出行,居然也有人在外面接他了……
羽还真躲在门口不敢出去,既心疼大家一早过来,又觉得这样真没必要,他纠结好久,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好主意。
只见出口突然冲出一位戴着墨镜口罩的男子,两手紧握背包带,嗖得一下就跑远了。
举着相机的姑娘们愣了会,这才反应过来,诶??刚才的是羽还真不??
但已经来不及了,羽还真的大长腿跑起来那可是飞快的。如果没进演艺圈,也许他可以去当赛跑运动员。
逃出包围的羽还真气喘吁吁的对出租车司机说:“麻烦您,去、去菁英。”
“办公大厦啊?”
“对的。”
司机一脚油门开出去,问:“赶着上班?”
“不是……”羽还真不擅长撒谎,老实否认。
“谈生意?”
“不是……”
“找女朋友?哈哈哈哈,不可能吧。”
羽还真也陪笑:“都不是。”
风天逸可不是他女朋友,怎么也是——……
想到这,羽还真嘿嘿嘿的傻笑起来。
这次日程比较紧,录完节目他得赶去A市拍一部都市爱情喜剧,他是男二。
就算不靠风天逸,他也可以接到男二号!
昨晚十一点才完工,在飞机上才睡了一会。反正他这次为了能陪陪风天逸,超拼了。
到菁英楼下时才七点,距离菁英的上班时间还有一个小时。
羽还真搓着手在楼下抬头看,想试试能不能找到风天逸的办公室窗口……
不能。
他想,要不要给风天逸打个电话呢?万一他还在睡呢?而且岂不是暴露了惊喜……
最后他决定是附近的咖啡厅坐着。
点了一杯卡布基诺,羽还真直接喝了半杯,他太困了……以为喝点咖啡可以解困,结果终究不敌咖啡厅充足的暖气,他没多久还是趴着睡着了。
居然也没个店员喊醒他!
羽还真醒来看到时间,正正好好指向十一点——再不过去都该吃午饭了。
羽还真去厕所搓了把脸,赶紧跑到菁英楼下。
而他的睡颜早在网上传开了。

羽还真跑去前台:“姐姐好,帮我联系下风天逸好吗?”
试问各位,一个长相帅气(即使只看到眼睛)的帅哥小鲜肉,甜甜的喊你姐姐,你会不心动,不帮他联系吗?
这位姐姐麻利的打去电话,得到令人心痛的消息——风天逸在开会,在骂人,很凶,不要过去找骂。
羽还真扯了扯口罩,说:“那好吧,我去哪里等呢?”
姐姐问:“你叫什么?我帮你问问秘书你去哪等比较好。”
“恩……你就和他说……”羽还真不确定说自己真名好不好,岂不是要搞得人尽皆知?
“不然我还是在楼下等着吧……”
“也不用。”前台姐姐提议,“不然你去楼上会客室等吧!”
在前台姐姐的带领下,羽还真顺利到了风天逸的办公楼层,大家都很忙的样子。正当羽还真准备躲进会议室时,秘书向从灵居然认出了他……
这位机灵的老大哥选择把羽还真领去风天逸的办公室,也许还能安抚下风天逸的狂躁状态。
羽还真在办公室坐了约一小时,都要吃饭了风天逸也没回来。甚至外面所有人都没有要去吃饭的意思。
可怕的风天逸,真会压榨人……羽还真偷偷嫌弃。
他实在坐不住了,推门出去问向从灵:“有我能帮你们的吗?”
向从灵不想被开除,利落的拒绝了。
羽还真看见他在碎纸,赶紧举手:“这个我会!我来吧!”
“这……”
羽还真抢过他的纸:“我来吧我来吧,向……?大哥,你去忙别的吧。”
羽还真抽出一叠纸塞进去,碎纸机开始吱吱的转起来,很快就碎完了,他居然有点享受!
还蛮好玩的!
沉迷碎纸,无法自拔。
他碎了没多久风天逸就出来了,羽还真沉迷碎纸,没注意到。
可气的是碎纸机居然不运转了,羽还真按按按键,摸摸机顶,又气恼的拍拍机身,依然不动。
他抱着厚厚的一打纸蹲在碎纸机前研究,到底是怎么回事?
这时眼前出现了双长腿,风天逸居高临下的看着羽还真:“在做什么?”
“帮忙碎纸……”不知道为什么,羽还真感到一阵心虚……
“好玩吗?”
“……还行……挺好玩的……”羽还真暗想,他果然骂完人很不高兴啊,我把机器弄坏了不更是火上浇油。
啊——不会赶我走吧……
羽还真七想八想。
风天逸突然蹲下,摸了摸机身说:“过热了。”
“啊,那怎么办?”
羽还真没经验,不会处理,“要多久才好呀?”
他俩蹲在一台碎纸机前,风天逸转头嘱咐向从灵:“搬两台碎纸机去我办公室,多拿点新A4纸来。”
“新的?”羽还真问,“为什么要新的?”
“……搞得一手油墨不卫生!”风天逸简直要问,你笨不笨,这都要问!!!我宠你还看不出来吗!!!!!
羽还真眨眨眼,似乎在想什么,随后说:“还是算了,好奢侈……”
风天逸真的没忍住,顾忌有外人在,恶狠狠又不是真的恶狠狠的质问:“我那么大个公司给你碎几包A4纸怎么奢侈了?!”
“……”
风天逸想这都算奢侈,那晚上的烛光晚餐,总统套房,玫瑰花池岂不是奢靡到天上了。
不过那句话,小别胜新婚,他风天逸“新婚”嘛,这么大的公司,搞奢侈点不行吗?
他不仅奢侈,还要淫靡呢。

评论 ( 20 )
热度 ( 133 )

© 山口叽叽妹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