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口叽叽妹

山口组发糖大队队长,不甜不要钱!
【楼诚/楼诚衍生/盾冬/K莫】
不拆不逆不掐架。
亲切温柔好交流。
您的喜欢就是我更新的动力!
前进的方向!
微博:山口叽叽妹
来玩吧٩꒰๑• ³•๑꒱۶

【多CP】你是我的小仙“女”吗(下)

哎呀总算把人物都串一起了,累死我了!

分享一个好消息哈哈哈哈哈哈,面试的公司通过了,摇摆摇摆~

就是最近要忙好多好多材料……(心累



  留下季白在衙门里镇场子,李熏然偷偷摸摸的回了一趟天庭。为什么要偷偷摸摸呢,因为要是被明诚知道了,肯定会质问他!那他别想做事了……

  李熏然躲着巡逻天兵的视线,一路小心溜到某处院落,他在左右张望着敲了敲门。

  三声敲门声后,大门应声而开,好像一直在等他来。

  院内一人坐在树下,面前石桌上摊着十几种药材,他正逐个称重,再依次配好装到纸包里。

  李熏然见他不理自己,也不吭声,默默的坐到对面捋袖边玩。他今天穿的是前几天才做的新衣服,作为优秀的捕头,他是有不少应酬的。

  这身衣服和李熏然平时的风格不大一样,为了符合捕头的严肃形象,他以前都是以深色为主,看起来特别正经。今天的却是白色的,衣摆绣了几节翠竹。

  他摸完袖边摸起那几节翠竹,觉得特别没有意思。李熏然终于憋不住了,质问:“凌远!你干什么呢?”

  “想看看你能憋住多久不开口。”

  “……”李熏然一拍桌子,“无聊!”

  凌远扎起纸包摞在一起,在空出的桌面上给李熏然斟了杯茶,“刚泡的。”

  李熏然正好渴了,便不带品的灌下茶,抿了抿嘴唇上的茶水问:“你天天围着药材转,要不要和我去下头玩几天?”

  “再说。”

  “上次不就说考虑考虑?” 

  凌远抬头看他一眼,轻声笑了:“熏然,你上次还说让我考虑几天的,这才过去半天。”

  “啊……”李熏然挠挠头,“可我都过去半年了……”

  他又开始摸衣服袖子,右脚焦躁的踩着地面,忍着不高兴的样子。

  “算了。”李熏然突然起身,皱起的眉头为了掩饰心情倔强的摊平,撇着的嘴角仍暴露出他极度烦闷的心情,“你慢慢想。”

  “等等。”

  李熏然以为凌远是改主意了,立马有了笑意,硬是压下要翘起的唇角问:“什么?”

  凌远递来桌上的纸包:“把这些带下去。”

  结果根本不是改主意了!!!不过让他带药材,也是一种关心的表现嘛,李熏然自我安慰。

  “刚才孟韦来问我要的,他不急着要,我本来说送去给他的,你来了正好。”

  “他要这些干嘛?”其实他们都用不着,别说仙术疗伤了,压根就没机会伤到他们。

  凌远回忆着方孟韦的话:“他下凡了,说为了保险起见,不暴露身份,问我讨些药材用。哦对了,他还说,千万不能告诉你们。”

  李熏然傻眼,他们最乖的弟弟怎么突然就下凡了呢??难道是他们带坏的??

  “他去哪了?”

  “他没说。”

  李熏然正要训凌远怎么问都不问!大喘气凌远又说:“不过我派了仙鸟跟着他。”

  凌远伸出食指在空中轻轻画了一个圆圈,他们面前立马现出了清晰的画面。

  经过李熏然的辨认,这、这这这这这是军营啊?!

  再看看方孟韦穿的是什么破烂??他从小到大什么好料子没穿过,这种东西就连李熏然混得最差的时候都没穿过。

  很明显方孟韦要从底层做起,正忙着搬粮食……

  瞧他小身板背起大袋子运下车的场景,李熏然按捺不住了,他握紧拳头不知是气还是心疼了,“臭小子,胆肥了,我去逮他回来。”

  凌远拦住他,“我看不用。”

  “你看不用?那你再看看他都在做什么!”气死他了,李熏然想,从小到大孟韦哪干过这些!

  “看到了。”凌远半抱半推的把李熏然按回座位,“以孟韦的本事军营根本困不住他,他要是真受不了早回来了。你当时不也非要下去当捕头吗?”

  确实,他当时闹得都不行了。

  “我可没偷溜。”

  凌远想摸摸李熏然的头顶,快摸到时转念一想,换了个方向,两手同时从后面搂住了李熏然,笑道:“即使我留你你也没妥协。”

  “……那我现在不是邀请你一起下去吗?”

  李熏然觉得凌远应该是个小气鬼,怎么还记得那事。

  凌远顿了好久,在李熏然以为他不打算回复的时候,凌远问:“有山采药吗?”

  “有有有!!”

 

  方孟韦确实是收到了李熏然和季白的影响,非常想去人间闯荡闯荡。但衙门已经被两位哥哥半垄断了,他去了也没意思。况且如果和大哥提,大哥绝对不会同意的,他只能偷溜了。

  他计划了几天怎么偷溜,但半天都没想好去哪合适。正纠结的时候,在沐浴那天方孟韦得知偷窥的几人里,有一位以前是当兵的。

  不错,他可以去军营啊!

  方孟韦瞬间想通,拿着早就打包好的行李,找太上少君凌远讨了点药材就下凡了。

  军营生活比他想象的苦很多,但勉强还能忍受。仅仅半个月后方孟韦已经习惯了其他人的呼噜声和脚臭味。

  这天训练时有人通知他们,过几天将军回来巡查,让他们都精神点,不要被将军挑到毛病。  

  要不是他们提,方孟韦一时半会都想不起来还有将军这号人。

  他知道能做到将军的都是很厉害的,从没想过在军营里能见着,方孟韦难免有点期待。

  三天后的早晨,方孟韦端着盆跑去小河边接水洗脸洗衣服,背后突然有人拍他,方孟韦吓一跳,回过头一看原来是李熏然。

  肯定是凌远说的!方孟韦暗暗后悔,四哥肯定要抓他回去,凌远果然靠不住……

  没想到李熏然什么也没说,只递来几只纸包说:“凌远让我带给你的。”

  “四哥……”方孟韦抱着药材,深深谴责起刚才的自己,怎么能把大家想的那么坏。  

  “你在这怎么样?”李熏然还是忍不住关心了几句。

  “挺好的,四哥不用担心。”

  “……自己洗衣服?”李熏然言下之意,你以前从来没做过!!

  “嗯,没事,挺简单的。”

  方孟韦抱着盆傻笑到一半,突然抬手示意李熏然不要出声,他隐约听见有人过来了。李熏然也很默契的躲了起来。

  方孟韦收起药材时,那人正好慢慢走过来,只看见方孟韦在准备洗衣服的模样。他接了一盆水,细长白皙的手指揉搓着衣物,尽管在军营里,方孟韦也是最爱干净的那个。

  那人咳了一声,想引起方孟韦的注意。

  方孟韦配合的回头,看见一人穿着身黑披风,领口处有圈黑得发亮的毛皮,衬得来人威武十足,有压不住的气场。

  那人指了指方孟韦,抬手时露出腰间挂着的佩剑,似乎很昂贵。他说:“为什么穿得如此单薄?”

  因为他不冷,但方孟韦肯定不能这么说。他估计这人来头不小,便低着头回:“不小心弄湿了衣服。”

  “这样。”那人点点头,也许是在同情方孟韦,毕竟大冬天的穿身单衣,不冷才奇怪。

  方孟韦正低头数着地上的草,一根,两根,三根……数着数着眼前出现一双靴子,那人竟解下自己的披风给他披上了。

  方孟韦愕然,虽然不冷,但披风上残留的温暖他还是感受的到的。来到人间不长不短的时间,他是第一次接受到人间的爱意!不由喃喃道:“这、这……我……多谢。”

  “不用,身体要紧。”

  远处又一人追过来,诚惶诚恐的喊道:“容大将军,您怎么跑这来了?”

  方孟韦恍然大悟,头压得更低,心想,哦对的,是说过将军要来……他怎么就忘了这事。

  荣石没多说,临走前又回头提了句,“披风你拿着吧。”

  “多谢将军……”

  等两人都走远后,李熏然也很快现身了,他伸着懒腰说:“将军?人还不错。”

  “是!将军是个好人!”

  这时李熏然根本没注意到,弟弟的眼神里已经流露出对将军钦佩的目光,以后这个目光还会逐渐改变,最终会变成他看凌远时的模样。

    


评论 ( 6 )
热度 ( 161 )
  1. fripside山口叽叽妹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哟吼哟吼

© 山口叽叽妹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