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口叽叽妹

山口组发糖大队队长,不甜不要钱!
【楼诚/楼诚衍生/盾冬/K莫】
不拆不逆不掐架。
亲切温柔好交流。
您的喜欢就是我更新的动力!
前进的方向!
微博:山口叽叽妹
来玩吧٩꒰๑• ³•๑꒱۶

【多CP】你是我的小仙“女”吗?(中)

人物太多……一个个写具体不知道能写多少了,大家自己找糖哈哈哈哈哈。

蔺晨的身份已经被玩坏((((



  事已至此,指责赵启平也没有意义。明诚没再多说,又问了一句:“他认得出你么?”

  赵启平立刻摇头,“不可能,当时兵荒马乱的,后来给他治好眼睛我就走了。”

  “好。”明诚招招手让方孟韦也下来,“咱们当不知道,以后不再来这。”

  三兄弟喝完半壶酒,李熏然领着季白来了。他俩天天在衙门里忙活来忙活去,连个假期都没有,泡澡时还要提防着突然有人犯案。

  希望各位犯人不要在捕快们休息时犯罪。

  明诚纠正李熏然:“你应该祈祷天下和平。”

  “唉,对的对的。”李熏然蹦下来,溅起一大片水花,正好把才赶来的石太璞泼湿了半身。

  赵启平顺手给他倒了杯酒,笑他:“瞧你穿的比上回还不如。”

  石太璞盘腿坐在湖边,一口喝下酒,四处看了一圈说:“树丛后有人。”

  “我们已经知道了。”明诚坐到他身边,兄弟俩碰杯喝起酒。

  赵启平心虚,毕竟这事和他脱不了干系,便难得老实的跳进湖里自己玩起来。

  

  另一边树丛后的几人,除了陈亦度已经快冻成冰柱子。

  谭宗明搓着手干着急,不停的和洪少秋确认:“你敢肯定看见了?”

  “嗯,又来了一位。”洪少秋像潜伏在敌军军营里似的,时刻保持警惕,给其他人传达自己看见的画面。

  据他形容,现在月牙潭一共有六个男人,有吃有喝有笑的,还在泡澡!

  谭宗明奇了怪了:“那仙女们啥时候来呢?”

  陈亦度不屑的哼一声,嫌弃道:“没想到平时装的人五人六的谭老板,对偷看姑娘洗澡这么有兴趣。”

  突然被陈亦度讽刺,谭宗明很不服气,牙齿打着颤回:“那——、你、你还!跟过来!”

  “我还不是被你抓过来的?!”陈亦度想想就气,大哥说好今天要带他珍藏的酒来,眼看着李熏然和季白你一杯我一杯的,不知道能不能留他一点,难道俸禄买酒钱都不够吗?

  “咦?”洪少秋揉揉眼睛,剥开树丛想看仔细点。

  明楼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“有一人看着眼熟。”

  “……不会吧。”陈亦度猜会不会是兄弟几个有洪少秋的熟人,这也是很有可能的。

  果然,洪少秋喃喃道:“我好像看见了治好的神医。”

  “神医?”谭宗明起了好奇心,“你快看看,到底是不是。”

  “嗯,不会错的,我不会认错他。”

  “那你能不能喊他过来,咱们和他套套近乎。”

  洪少秋犹豫一番,解释说:“我们倒也不熟。”

  他便把自己如何受伤,受伤后其他大夫都说没救了。而神医如何不离不弃,有一天突然眼睛就痊愈了的故事给大家说了一遍。

  明楼感慨:“果然是神医。”

  “是,人好,医术高。”洪少秋特意补充的赞美之词引起陈亦度的注意,他悄悄看眼洪少秋,发现他耳朵有点红。

  谭宗明离得近,也发现了,打趣道:“你不会对神医有点意思吧?”

  “怎、怎么可能!”

  尽管洪少秋一味否定,谭宗明还是和陈亦度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。

  

  李熏然和季白脸对脸,半个身子浸在水里,半趴着喝酒。

  李遵然最近在忙一起杀人案,他通过一点不正当手段(去了趟地府)已经知道犯人是谁了,无奈老找不到确凿证据,就是定不了罪,把兄弟俩愁的呀。

  季白看他面色憔悴,也帮不上忙,提议:“不然你去找太上少君再讨点仙丹吃?”

  兄弟俩的悄悄话被明诚听见,他皱了眉,“仙丹?”

  “呃……”李熏然最怕让大哥知道。

  “你才多大就吃仙丹?”

  “是是是,大哥,我错了!”李熏然认错特别快。

  “还有你。”明诚转向季白,“你还怂恿他吃?”

  “大哥!我再不敢了!”

  等明诚走了,李熏然吐口气,拍着胸口说:“可怕。”

  季白替他拍拍,“不过大哥也是为你好。”

  李熏然当然知道,其实他也没吃过仙丹,只是上次被季白发现自己老去太上少君凌远那,他随口瞎扯的。

  加上他每次从太上少君来回来后都春风满面,季白也信了,真以为仙丹效果好……

  想来他俩好久没见面了……当上捕头后事情反而多了一倍,李熏然忙得也就剩时间泡澡了。

  他想过挤出时间去找凌远玩会,又怕大哥起疑心问,纠结的不得了。

  “啊,我想起一件事。”石太璞抬起头,神神叨叨的,“唉,算了。”

  赵启平要冲去要给他脑袋上敲个大包,“说。”

  石太璞这才收拾下思路,慢慢吞吞的讲起来。

  说他前几天在捉妖,跟着妖怪的行踪一路顺着悬崖往上爬,那妖怪像被什么吓到似的,猛地掉头跑了,还好他抓得紧没摔下去。

  “……说快点。”季白提醒。

  石太璞当时就发现悬崖顶有一团徐徐上升的仙气,还不是寻常仙家的,很熟悉。既然妖怪一时也抓不住,他便先爬到悬崖顶一探究竟。

  顶上有个朴素的农家院,院子里有不少自家种的菜,还有鸡笼。

  石太璞正奇怪,按理神仙都喜欢住仙岛,谁会在这住呢?住的还很朴素。他想进去看看,屋里出来一人,石太璞躲开他的视线,发现那人竟然是王公郎郎蔺晨!!

  蔺晨抱着筐鸡饲料,先去喂鸡。喂完鸡又去给菜地施肥,唉,特别臭,也不知道他们哪来的肥料。

  没一会萧景琰也出来了,巡视蔺晨喂的鸡,浇的菜。两个人就抱着进屋了。

  “这个……这个……”赵启平都找不到话描述心情了。

  “他们是向往人间生活吧。”明诚早就知道了,尤其是萧景琰,特别憧憬。

  赵启平还在心虚,立马顺着大哥的话,附和道:“对!父皇公前好兴致!”

  兄弟六人直到太阳升起才分开,月牙潭也在晨曦中渐渐消失了。

  

  一无所获的四人失落的回到山下住宅,洪少秋说了一晚上话,口干舌燥,喝了几大碗水就睡了。陈亦度回京另外有事,二话不说的被自称也要走的谭宗明硬拽上一辆马车一起走了。

  只有明楼,想着休息一下再出发,毕竟车上也挺辛苦的。

  外面天寒地冻,屋里提前生了火炉,还算暖和。他进屋后脱了外衣刚要挂起来,突然发现桌旁坐了一人。

  明楼倒吸口寒气,定睛再看,原来是明诚。

  明诚发尾还是湿的,随意扎在脑后,看着倒像在自己家里。他手里拿着明楼来时路上看的书,已经看了十几页,明诚摇摇书问:“可以借我看会吗?”       


评论 ( 13 )
热度 ( 170 )
  1. fripside山口叽叽妹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哟吼哟吼

© 山口叽叽妹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