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口叽叽妹

山口组发糖大队队长,不甜不要钱!
【楼诚/楼诚衍生/盾冬/K莫】
不拆不逆不掐架。
亲切温柔好交流。
您的喜欢就是我更新的动力!
前进的方向!
微博:山口叽叽妹
来玩吧٩꒰๑• ³•๑꒱۶

【凌李】花吐症

祝宙太 @Genii白宇宙 生日快乐=33333=

时间过的好快啊!一眨眼就一年了!!祝你掉的坑全都粮多车多,量大质优,萌的CP官方狂发糖!


梗是花吐症,搜了下设定,发现会伴随咳嗽啥啥的,我还是不想折腾熏然的!私设比较多!

 

  李熏然生病了,相思病。

  本来这是一件小事,只要藏的好,除了他本人,没人会知道威风凛凛的李警官在单相思。

  但是很不幸,李熏然前阵子正好接触了一位花吐症患者,这位小同志非常无辜的在花店吐了一朵百合花,出店时被小店员当场抓住,怀疑他偷花!小同志一边辩解一边一朵朵的吐花……

  路过的李警官当然没有坐视不管,用他多年的经验帮小同志和店员解释清楚了。

  小同志很感激这位人民的好警官,握着他的手不停的感谢,花朵一朵朵的往外冒啊冒啊……

  李熏然就这么捧了一手花。

  李熏然买好晚饭回到家,在车库里遇见也才到家的好邻居,凌远。

  凌远不忙的时候会在家做饭,每次都会叫李熏然过来串门吃饭,一来二去李熏然就单方面对凌远有了点不可描述的意思。

  看着凌远从副驾驶处拎出的几袋菜,李熏然确定他今晚要下厨了。凌远的手艺特别好,想想李熏然就流口水,但他都买好饭了,也不好意思主动跑去吃饭。

  他暗暗念叨:“可惜啊……”

  啪,一朵花掉到了他腿上。李熏然捡起那朵花,是朵橘黄色的金盏花。

  “哪来的?”李熏然一念叨,又是一朵掉下来。

  他瞬间明白怎么回事,捂住嘴把两朵花丢进垃圾袋里——啊!!那他接下来岂不是都不能说话了??

  凌远注意到在车里捂着嘴捂不住惊讶表情的李熏然,以为他出什么事了,快步走来敲了敲车窗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李熏然一扭头正好对上凌远凑近的大脸,吓得差点栽到副驾驶上,他打开车窗,摇摇头,用手机打下一行字:嗓子疼,说不出话。

  趁凌远看字的时候,他悄悄把满手金盏花藏了起来。

  凌远点点头说:“工作太累了?要银嗓子喉片吗?”

  李熏然连忙摆手,继续打字:不了不了,谢谢你!我回家休息一下就好。

  他熄了火从车上下来,锁好车门要接凌远的菜,凌远把菜收到身后,说:“省省力气早点养好嗓子吧。”

  李熏然无声的冲他笑笑。

  等电梯时凌远问:“你晚饭怎么办?”

  李熏然提起手里的外带盒,里面是警局对面一家小饭店的晚饭套餐,今晚还有一整条红烧昂刺鱼,很不错的。

  凌远有些可惜的说道:“还想叫你来吃饭的,菜买多了。”

  要是没得这病,李熏然肯定会厚厚脸皮去的,可是可是……难道要他和凌远面对面一句话都不说的吃饭吗,还是要他打一晚的字?

  好尴尬呀。

  凌远又说:“真可惜呀!”

  别!李熏然想,我心里比你还可惜,可惜一万倍……

  光是和凌远一起等电梯他都觉得蛮开心的了,比捡了钱还开心,损失一顿晚餐,四舍五入就是丢了一个钻石矿。

  亏大发了!

  两人乘着电梯到了家门口,李熏然一路都十分注意,避免暴露自己得了花吐症的事。

  主要是他担心暴露暗恋凌远这件事,当医生的都聪明,保不准就被看出来了。

  凌远拎着菜不好开门,问李熏然能不能帮下忙,钥匙在口袋里。

  李熏然正在专心从包里找他随手一丢的钥匙呢,听见凌远的召唤,他本能回道:“好啊!”

  声音洪亮没有任何问题。

  而且伴随着一朵小花从嘴唇间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,如果凌远没看错,好像还是朵金盏花,开得特别好。

  李熏然尴尬极了,欲盖弥彰的踩住那朵花,右手乱挥着解释:“这个,那个……啊……”

  金盏花特别调皮的掉呀掉呀,李熏然好好的体会了一把早上那位小同志的感受。

  这真是……太……尴尬了。

  凌远终于笑了,说:“我知道了,先来帮我开门吧。”

  李熏然抛下那片藏不住的花,灰溜溜的来到凌远边上,三两下摸出裤口袋里的钥匙替他开了门。

  李熏然拔下钥匙就要走,凌远换着鞋喊住他:“别走,我帮你看看。”

  唉,能看出什么来。李熏然泄气的皱着眉头,双手捧在下巴处说:“没事,就这样吧。”

  两朵小花正正好落在掌心。

  他这样子又可怜又好笑又可爱,凌远拍拍他的肩膀,说:“我是医生,也许能找出问题来。”

  李熏然想,就是怕你看出啥啊!

  凌远放下袋子伸手要把李熏然拉进来,李熏然躲开他的手,两手仍兜着,“别别,怕传染你。”

  “不碰到花不要紧吧?”

  “……以防万一。”

  最后李熏然还是没拗过凌远,被带进屋里吃了凌远独家特制晚餐,好吃的舌头都没了。

  “你有暗恋的人?”

  没想到才吃完饭凌远就发问了,李熏然一点准备都没,啃苹果的动作都停了。

  在暗恋的对象面前承认自己在暗恋,好像也怪怪的。

  可花吐症这个判断直接暴露了这个事实啊!凌远问的问题毫无意义!

  李熏然向事实屈服,点点头。

  凌远思考了一会,慢慢问道:“是——谁?”

  “啊?”

  “哦,因为没听你提过。”

  李熏然心虚的往天花板看,揉着圆鼓鼓的肚子撒谎道:“同事。”

  凌远继续追问:“你同事不都是男的吗?”

  李熏然脑海里有个小人在骂,你是不是傻!!是不是?!!

  他愣了约一分钟,回问:“歧视啊?……”

  凌远小幅度的摇摇头,没有任何表情,李熏然看不出他到底在琢磨什么。

  正当李熏然以为他还在想解决办法时,凌远突然起身开始收拾盘子了,边收拾边说:“知道是谁就好解决了,你找他,嗯,接吻,就好了。”

  李熏然愕然,这算什么办法,要他现在按住凌远强吻吗……以后别说朋友了,可能邻居都当不成了!也许警察位置都得丢……

  李熏然偷偷看了两眼凌远的嘴唇,他……不敢!!

  他呵呵笑笑,没有讽刺意味的那种。

  看来他这辈子都好不了了,所有人都会知道,李警官单相思,打光棍的原因就是他单相思,至今单相思,一直没追到。

  他是警察啊!!以后怎么带队!!怎么审犯人!!

  李熏然,此时正面对人生的第一大难题。

  凌远把碗筷收拾到水池里,看着桌上一小堆花问:“这些怎么办?”

  痛苦纠结中的李熏然回:“丢掉。”

  本来凌远是很小心的拿抹布把花拨到垃圾桶里,结果李熏然惊慌喊道:“当心别弄手上了!”

  反而把凌远吓一跳,手抖了抖花都掉在举着垃圾桶的手上了。

  凌远:“完了。”

  李熏然狂妄的哈哈大笑,这下他就不担心传染了,事已至此了嘛!他问:“这什么花?粉色的,好像也是菊花类啊!真巧!”

  “百日菊。”凌远扶着额头,“怎么办?”

  “找暗恋的人接……吻……”说到后俩字,李熏然不大痛快了,原来凌远也有暗恋的人啊。

  要他去劝凌远找暗恋的人也太勉强了吧。

  他泄愤的把花丢进垃圾桶,抱着胳膊闷闷的问:“你、喜欢谁啊?也没和我说过嘛。”

  他俩平时无话不谈的,凌远居然把这么大的事瞒着他!!!

  而且这不等于他失恋了!病也治不好了!

  李警官森气!!!

  凌远拉开椅子坐到李熏然身边,“这么晚了,不好吧。”

  “才八点,不晚。”李熏然假假的安慰他,“是你医院的?”

  凌远摇头,“不是。”

  李熏然绞尽脑汁的想他见过的几位凌远的女同事,“嗯……廖主任?”

  凌远无语极了,“怎么可能。”

  “那就那个那个,秦少白?也不对呀?林医生?……我记得还有个实习的,姓挺特别的,是她吗?”

  连猜几个都不对,李熏然靠回椅背上说:“唉!你直接和我说吧。”

  凌远偏要卖关子,“怎么只猜女同事。”

  “啊?”李熏然揉揉耳朵,“我没听错吧?”

  “嗯。”凌远特真诚的点点头,“是的,你都和我坦白了,我也直说了,我也不喜欢女的,所以不会歧视你的。”

  “这……”真是天大的好消息,李熏然心里乐开花,乐完以后更觉得失落,男女又怎么样呢,又不是喜欢他啊!

  李熏然懒得多猜,为求安心,最后提出一个人名:“不会是……韦天舒吧!!”

  “……他已经结婚了。”

  “也是也是,你怎么能去破坏人家家庭呢。”

  凌远想给李熏然脑门敲个包!

  “熏然,聊聊你吧,你那位是?”

  李熏然又开始观赏天花板的风景,“就,小刘!”

  对不起了,小刘!

  “小刘是有女朋友的那位?你前阵子才和我笑过他妻管严。”

  “……错了错了,是小牛!”

  对不起了,小牛!

  “到底哪位?”凌远轻扬的嘴角已经表明,他根本没信李熏然的鬼话。

  李熏然彻底投降,举起双手承认:“好吧,不是同事。”

  凌远不愧是院长,提出了一个好办法,“不如我们三二一后一起说出对象是谁怎么样?你要是有顾虑,我保证听完忘?”

  李熏然想,怎么可能听完忘,保证你听完这辈子都忘不掉!

  但他实在好好奇凌远暗恋谁,抓心挠肺的想!

  临开始前他又确认了一次:“保证忘?”

  “保证。”凌远竖起两指发誓。

  李熏然深呼吸一口:“三、二、一!”

  “凌……”

  “你。”

  ……

  “嗯?”他是不是该去查查耳朵了,怎么一晚上听力都不太好呀。

  凌远已经听见李熏然报出的姓了,调侃道:“我忘了哦?”

  “别!别!别!!刚才的都不算数了!!”李熏然急的时候说话特快,小黄花跟下雨似的,“没听错吧……你,唉呀!我也是!这……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”

  凌远趁这工夫攒了一小把花,用手攥成一束粉粉黄黄的小花束,脸上是压不住笑意,“请问,我可以吻你了吗?”

  “哪有送菊花的。”

  李熏然嘀咕完,向凌远的方向前倾了三十度,慢慢的闭上了眼睛。


评论 ( 37 )
热度 ( 638 )

© 山口叽叽妹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