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口叽叽妹

山口组发糖大队队长,不甜不要钱!
【楼诚/楼诚衍生/盾冬/K莫】
不拆不逆不掐架。
亲切温柔好交流。
您的喜欢就是我更新的动力!
前进的方向!
微博:山口叽叽妹
来玩吧٩꒰๑• ³•๑꒱۶

【蔺靖】大梁蜡像馆

楼诚深夜60分:蜡像馆奇妙夜



  萧景琰是大梁蜡像馆里一座最昂贵的蜡像,因为只有他头顶的发冠,腰间的玉佩,是实打实的真东西。加上雕刻精致,衣服绣工技术高超,他理所当然的被放在展厅最显眼,最安全的地方,也只有他被大玻璃墙包围,要看他都得一米开外。

  作为几千年前的大梁皇帝,以这种形式死而复生也没什么意思。好在蜡像馆里不止他一个人,到了半夜,每尊蜡像都会活过来,热闹的不得了。

  萧景琰被玻璃墙围着,本就不大活跃的人更加懒得动,有时他还会装作自己没苏醒的样子,他已经没了痛觉,站一晚也不会累。

  他常常看着夜晚跑动的人们淡淡的想,是不是他连快乐也感觉不到了。

  这样的生活既不开心,也不难过,只有平淡和漫长。

  他不知道应该怎么离开,又觉得一直待在这好像也无所谓,日子就这么一天天漫长的过去。

  夜晚来临,萧景琰听奔跑的小孩们说,因为蜡像馆装修,隔壁的琅琊阁馆要暂时和他们合并了。

  萧景琰以前就知道琅琊阁在他们隔壁,可他实在提不起劲,不想关心那些。

  今天再听孩子们提起,他突然从沉寂许久的记忆里抽出了一个模糊的印象,仿佛是叫什么晨的。

  蜡像馆里的人们总会互相“串门”,却从没见过那人过来,即使想起他名字里仅有的字,萧景琰也记不起到底是谁,是男是女。

  他的记忆在醒来时就不大完整,但还是那个理由,他懒得追究,不想回忆。

  清晨第一道阳光照进蜡像馆,蜡像们又回复静态,等待着工作人员的到来。萧景琰在白天也不会陷入沉睡,便看着工作人员把琅琊阁的蜡像一个个运到这边来。

  琅琊阁的东西说多不多,没一会就占了半个展厅,工作人员只好把萧景琰的雕像也挪了挪,给琅琊阁腾位置。

  这么长时间他还是第一次换位置,有点新鲜。萧景琰趁工作人员不注意,偷偷看他们在自己身边放了什么人物——云气纹的蓝袖子,白衣摆……

  萧景琰看不大清,想着晚上再说吧。

  等到晚上,大家都玩起来了,萧景琰旁边那人也没丝毫动静。萧景琰想,该不会像他一样是装的吧?

  好在现在他能把这人看个清楚了,难得动弹的萧景琰吸引了好一堆注意力,新来的琅琊阁成员都跑来看这位大梁皇帝。

  有人注意到萧景琰的视线,好心提醒他:“我们阁主就是不动的!”

  还有人说:“会不会是因为抱病去世才……”

  最先说话那人拍他一掌,训斥道:“要你多嘴!”

  他俩迅速换了话题,问萧景琰:“您怎么不从这里出来呀?”

  萧景琰恢复正立站姿,轻声道:“不想动。”

  两人当他是皇帝当惯了,自然要很高冷的,也不自讨没趣了,全跑去找新认识的小伙伴们玩了。

  萧景琰的视线不由自主的移到那尊不动的蜡像上,坐在石凳上摇着把纸扇,笑得很是不羁,萧景琰看了眼他的简介:琅琊阁阁主,蔺晨。

  蔺晨?

  脑海中那团模糊的记忆突然清楚了些,正好对上了眼前这张面孔。萧景琰头一疼,痛感转瞬即逝,他不知道是该纠结突然的痛感,还是纠结蔺晨到底是谁?

  萧景琰在第一次换位置后,第一次想从玻璃柜里走出来,离蔺晨再近些,好好看看他。

  他研究着那把折扇,隐约觉得他用过,在一个燥热的午后,在花园里……那天云很少,池塘里锦鲤围着荷花游动……

  又一天过去。

  这晚,萧景琰终于下定决心从玻璃柜里出来了。

  他缓慢挪下柜子时,终于人都转过了头,看得萧景琰好尴尬。

  他冲周围人点点头,坐到了蔺晨旁边的石凳上,好硬。他挪了挪身体,小心的朝蔺晨贴近了点,盯了大半会终于确定了,蔺晨真的不会动。

  萧景琰在蔺晨脸上戳了戳,其他人到了晚上身体都会变成肉身,可蔺晨的脸戳上去还是光滑的蜡。

  他不甘心的又戳了两下,把自己逗乐了,好傻。

  不过原来他还是会开心的嘛,萧景琰越想越开心,而那个场景也越来越清晰了,他好像也这么戳过一个人的脸,趁他睡着的时候,拿蘸足墨的毛笔。

  虽然是模糊的记忆,他还能感到那时候大笑的心情,真的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情了。

  萧景琰又在蜡像脸上戳了两下,含笑喊出了他的名字:

  “蔺晨……”

  几千年过去的时间都在此刻交汇,萧景琰僵在原地,又念了一遍。

  他的记忆全所未有的清楚,仿佛在一瞬间全回来了,原来头脑清明是这种感觉。

  萧景琰含笑在蔺晨脸上又是一戳,喃喃道:“真醒不过来吗?”

  好心的琅琊阁群众提醒萧景琰:“据说我们阁主七魂六魄哪个不全!真的醒不了啦!”

  “你怎么咒阁主呢?大夫还说机缘巧合下也许能醒呢?”

  “什么机缘巧合!这种事能说得准吗!”

  “嘿!我看你就是不想阁主醒,早看出你不是好东西了!”

  “想打架是不是?”

  “好啊!打就打!”

  萧景琰看他俩吵架也那么好笑,抿着唇笑了,暗想,无论蔺晨醒不醒的过来,他俩也算换种方式长相厮守了吧?

  他自我安慰道,反正蔺晨既闹又烦人,安静点也好。

  可天偏不如人愿,他刚把情绪安稳好,就听耳边凑过来一人惊疑不定的问道:“景琰??你怎么在这??我在哪??这是怎么回事??你说话啊?”

  看吧,又吵又烦人。


评论 ( 24 )
热度 ( 480 )
  1. fripside山口叽叽妹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哟吼哟吼

© 山口叽叽妹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