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口叽叽妹

山口组发糖大队队长,不甜不要钱!
【楼诚/楼诚衍生/盾冬/K莫】
不拆不逆不掐架。
亲切温柔好交流。
您的喜欢就是我更新的动力!
前进的方向!
微博:山口叽叽妹
来玩吧٩꒰๑• ³•๑꒱۶

【楼诚】诚惶诚恐

楼诚深夜六十分:诚惶诚恐

今天六十分没投稿……赶紧写一个充数。

因为在忙着写作业!没啥时间,字数少哈哈哈哈((等我写完作业再补点吧


阿诚的苦恼(一)

  和明台通电话中——

  明台:阿诚哥,你在做什么?

  阿诚:工作。

  明台:哦……吃饭没?

  阿诚: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,什么事直接说吧。

  明台:哦……就是我——没钱了……

  阿诚:三天前不才给你打了五千块?

  明台:五千块哪够呀!

  阿诚:你真当我是印钞机啊?

  明台:哎呀阿诚哥,你快给我打点吧,三千,行不行?同学过生日,我得送礼物……

  阿诚:关我什么事。

  明台:阿诚哥阿诚哥,求求你!你想想这些年我帮你瞒过大姐多少次呀,你和大哥哪次不是我——嘿嘿嘿,是不是呀?

  阿诚停下了转账的动作:……你饿死吧!

  臭小子,敢威胁我。

 

阿诚的苦恼(二)

  最后阿诚还是给明台打了六千块。

  晚上阿诚回到家,看见明镜在织毛衣,问:大姐,织毛衣呢?

  明镜:嗯,快到冬天了,反正也是闲着。

  阿诚坐到她旁边,摸了摸织好的部分,是柔软的白色羊毛衫。

  阿诚问:这件给谁的?

  明镜转了圈脖子,把针线往膝盖上用力一放,抱怨道:我本来想给你们兄弟三个都织这个颜色,结果今天和明台通电话,他怎么也不要和你们一个颜色。喏,这件本来是给他的,现在改改么也只能你穿了。

  正好明楼端着茶从房里出来,听见了明镜后面的话,不大乐意:我怎么就不能穿了?

  明镜和阿诚对视一眼,一齐笑了。

  明镜叹口气:本来你们三个人穿兄弟装过年多好呀,明台真是的。

  明楼坐过来给明镜捏脖子,听到她这句话,立马接道:没事,我和阿诚穿不也挺好的。

  阿诚从明镜背后丢给明楼一记眼刀,说:大姐,你不是还买了灰色的嘛,给我织件灰色的吧!咱们黑白灰三个颜色也不错。

  明楼:阿诚……

  明镜:不行呀,这件白色的明楼穿不上。

  明楼:大姐……


评论 ( 13 )
热度 ( 240 )
  1. fripside山口叽叽妹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哟吼哟吼

© 山口叽叽妹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