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口叽叽妹

山口组发糖大队队长,不甜不要钱!
【楼诚/楼诚衍生/盾冬/K莫】
不拆不逆不掐架。
亲切温柔好交流。
您的喜欢就是我更新的动力!
前进的方向!
微博:山口叽叽妹
来玩吧٩꒰๑• ³•๑꒱۶

【k莫】脑补下那些一笔带过的剧情

昨天开的中短篇等后天到家后再慢慢写



一 吃扇贝

“ko,听说这家扇贝特别好吃!”郝眉搓着手往厨房方向伸长了脖子张望。
他特爱吃扇贝,一得知这有家味道不错的,才下班就把ko拉来了。要是ko能偷到师,他岂不是天天能吃到?
唉,不过他也不好老使唤ko做菜。
一周一次应该没问题吧!
越想越馋,郝眉情不自禁的舔舔唇。
“怎么还不来呀?饿——死我了!!”郝眉趴在桌上要死不活的。
“先吃点。”ko烤了半天的肉,全都夹到郝眉盘里了。
“……我想先等烤扇贝啊啊啊啊!!”
郝眉轻轻锤着桌子叫唤:“是不是在捞扇贝??”
端着扇贝来的老板正好听见,附和道:“对啊!刚从湖里捞的!”
郝眉闻着烤扇贝的香味立刻满血,唰得坐直,麻利的夹起铺满粉丝和蒜泥的扇贝就往嘴里送,心急吃得了烫扇贝,直接把他烫出眼泪来了!!
不仅看着惨,是真的很惨啊!!
老板还没走,亲眼目睹郝眉“遇难”全过程,非常恶劣的大声嘲笑他。
郝眉擦着眼泪,已经觉得自己够丢人的了。结果一睁眼,发现对面的ko也低着头边烤肉边笑他。
尼玛……丢人丢大发了……郝眉决定用沉默跳过这茬。
他主动给ko夹去一只扇贝,因为老板还在附近,不好直说偷师嘛!郝眉冲ko挤了个眼:“来来,尝一尝怎么样?”
ko把烤熟的鸡翅递给郝眉,边笑边吹起了扇贝。
郝眉估摸他肯定在回忆刚才的场景……心虚的低下了头。
“可以。”
“嗯?”郝眉叼着鸡骨头,“味道可以吧?”
ko:“都可以。”
“都?”
郝眉才问完就想明白了,他比出俩大拇指,狡猾狡猾的“哦——”着笑道:“厉害!”
ko被他逗乐了,把一盘扇贝都推给郝眉,说:“多吃点。”
郝眉嘴上说“你也吃啊!”,其实身体无比诚实……一点也没和ko客气,剩下的扇贝全被他吃光了,就连烧烤都心安理得的吃ko烤好的。
不过不久以后郝眉就会知道“身体诚实”还有什么情况了。
ko做料理可以,料理郝眉,也可以。

二 郝眉晒被后
在老天爷精准的微操下,郝眉终于以“局部有雨”淋湿被子为由,成功睡到了ko的床上。
他侧躺在床边缘等ko洗完澡。
怎么有种主动献身的感觉?
我就是主动献身啊!!
来吧!ko!
让我们继续友好的互惠互助吧!!
一想到互惠互助,下面顿时燥热起来,不用摸他都知道咋回事了。
md,瞧把老子憋的!!
好不容易把ko等回来了,这人虽然穿了浴袍,但根本没系起来,一路走来里头的三角内裤一览无余。没来得及擦干的水珠从人鱼线滑进内裤里,性感死他了。
想他郝眉活了这么久,啥时候觉得男人也能这么这么帅了??
郝眉强装淡定,就是脸上很热,估计得红到耳根。他咽口口水,准备说点什么打开话题。
ko脱下浴袍坐到床边,郝眉便闻到了他最爱的香皂味,好好闻啊!
“ko……”
“恩,现在就关灯。”
“???”
ko往下一躺,顺手就把灯关了。
郝眉和小郝眉组队蒙圈。
他屏息听ko的动静,呼吸平稳,睡姿端正……
这是真要睡觉的意思啊!!
郝眉越听越气,前两天恨不得给他撸精尽人亡了!!!现在装什么正经人!
他直接上脚踢了ko一下。
“怎么了?”ko问。
“边上去点!快被你挤掉下去了!”
ko默默往床边挪,乖的可怜。
郝眉护着小兄弟靠过去,仍不满意:“再过去点。”
ko又挪。
“再过去点。”
ko:“贴边了。”
“……哦。”郝眉淡定的说:“你老扭啊扭的,把我扭硬了。”
ko没有丝毫反应。
装的!!
郝眉一脚踹开被子,正要拆穿ko的假面具!却在月光下看见ko的三角内裤已经撑起一顶不小的帐篷……
“……”
这个假面具拆穿的太彻底了。
于是,郝眉积累数日的精华,终于又顺利的交托到ko手里。

评论 ( 23 )
热度 ( 299 )

© 山口叽叽妹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