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口叽叽妹

山口组发糖大队队长,不甜不要钱!
【楼诚/楼诚衍生/盾冬/K莫】
不拆不逆不掐架。
亲切温柔好交流。
您的喜欢就是我更新的动力!
前进的方向!
微博:山口叽叽妹
来玩吧٩꒰๑• ³•๑꒱۶

【凌李】平安夜,圣诞日(一)

这种程度应该不会和谐我吧??


  Jingle bells jingle bells

  Jingle all the way

  Oh what fun it is to ride

  “先生,您订的蛋糕。”

  凌远接过蛋糕,顺便看了眼手机,已经七点二十了。

  路上不堵车的话,八点之前应该能到警局。

  他是听了韦天舒的建议——“你俩就算再老夫老妻也得有点情趣吧!”

  情趣?凌远不屑,他和李熏然忙得脚不沾地,要什么情趣。

  不过给个惊喜还是可以的。

  早上李熏然打电话来问他,今天有没有什么安排,凌远想起韦天舒的话,下意识撒谎说有手术。只是没想到,李熏然居然要在警局值班。

  哎,人民的好警察啊。

  他掂了掂手里的小蛋糕,担心会腻,刚好路过一个咖啡店,想再买两杯咖啡带过去。

  咖啡厅里点的灯不多,每桌都点了根小蜡烛,或许正是店里气氛太好,几乎每桌都有对小情侣,柜台前排着不长不短的队伍。

  凌远想找个空位坐着等等,环视一圈后,没找着位置,却找到一个面熟的小青年,也注意到了小青年对面的女青年。

  他心情略有些复杂,更多的是好笑。

  特别是那两人的表情动作只传达出一个讯息——相亲中。

  哼,喝咖啡?咱俩喝过吗?

  三天不打,上房揭瓦。

  角落有处空位,凌远瞄着那边的情况,小心挪到座位,安置好蛋糕,他立马看好戏似的盯住李熏然的一举一动。

 

  

  “刑警很辛苦吧?”

  “还好吧。”李熏然答得心不在焉,他觉得王姑娘该看出自己不想多聊了。

  也不知道凌远啥时候做完手术,他还计划去“偷袭”呢。

  王姑娘是李熏然他爸朋友的女儿,才从国外留学回来,除了对象,该有的都有了,家里人急的不得了,这时李局长一拍脑袋:“我儿子还单身呢!”

  于是一大早李熏然被骗出来接人,发现来的居然是位精心打扮的姑娘,羞涩的同他确认:“你就是李熏然吧?”

  李熏然想走,但一方面不好把姑娘甩下,另一方面随之李局长的短信就来了:敢走,打断你腿。

  富贵不能淫,威武不能屈。

  默念三遍,他拨通了凌远的电话……

  好在凌远要做手术,谢天谢地!

  尽管李熏然已经暗示的不能再暗示了,王姑娘还是对他表达出了强烈的好感。

  李熏然快急哭了,恨不得掏出手机调到凌远的照片,对她说:“这我对象!!”

  正想手机呢,桌面上的手机马上亮了,显示有一条新短信。

  凌远:刚下手术,我去找你。

  李熏然握着手机,脑袋里电光石闪,计算要是自己现在就冲去警局需要多长时间。

  “熏然,警局有事呀?”王姑娘见他表情严肃,一双眼睛黏在屏幕上,想起以前看到的一个帖子——当你和人民警察谈恋爱,就要忍受他在任何约会中的突发状况。

  “没事没事。”李熏然边思考用什么理由尽快脱身,边回凌远:我在忙呢。

  “忙什么呢?”

  李熏然耳根一麻,差点以为自己幻听了,僵着头不敢转身。

  身后人捏住他的耳垂,又问:“嗯?”

  李熏然赶紧起身,看见了站在后侧面,笑眯眯的凌远。

  李熏然打了个颤,觉得这个笑容不简单,竟让他联想到了动物世界里老虎捕食的画面。两秒恢复自然,李熏然先和王姑娘介绍:“这位是凌远,我——朋友。”

  凌远斜睨了一下李熏然,冲王姑娘伸手:“你好。”

  “你好。”

  “你俩这是在?”凌远明知故问。

  王姑娘脸一红,有些羞涩:“随便聊聊天。”

  “哦,这样。”凌远毫不客气,紧跟着问道,“是相亲吧?”

  “嗯……是的。”

  “果然啊,觉得李警官怎么样?”

  “凌远。”李熏然拽住凌远的袖子,怕他越说越偏。

  王姑娘没注意到他俩的小动作,答得很客气:“挺好的。”

  “嗯嗯,那就好,我不打扰你俩啦,先走了。”

  凌远收住笑容,偷偷在李熏然屁股上一捏,警告意味十足。

  “等等!”李熏然担心现在放人走了就麻烦了,同王姑娘讲了声,便拉住人往厕所走。

  他以为自己才是着急的那个,结果才进厕所,就被凌远拽着推进单间,差点摔趴了。

  “凌远,凌远!凌院长!听我解释。”李熏然手脚并用,牢牢箍住凌远,撒娇,“我这不计划一聊完就去找你嘛!”

  凌远冷笑:“是撩吧。”

  “哪有啊,我只撩你。”

  为了证明自己心口专一,李熏然抬起凌远的手,对着五指一根根亲了个遍。

  他模样虔诚,亲完后抬眼望着凌远,调戏道:“宝贝。”

  凌远捏住他的下巴,眯起眼笑了笑:“宝贝命令你十点之前回家。”

  “好呀好呀。”李熏然凑近,小声说出暧昧的话,“回家随你怎样。”

  “是吗?”凌远扬起一边嘴角,从上衣口袋拿出一支钢笔,还是以前李熏然送他的。

  李熏然登时警铃大作,下意识觉得凌远没安好意啊!!

  “你想干吗?!”李熏然护住脸,怕他要在脸上乱画。

  “不干吗,做个标记提醒你。”

  “哪儿?!”

  “嗯——裤子脱了告诉你。”

  尽管李警官竭尽全力抵抗“歹徒”的袭击,终究不胜武力,战败了,祭出——光裸洁白的屁股。

  凌远转开钢笔,握住腿间沉寂的“白旗”,一笔一划写下两个英文字母:JB

  “哎呦,凌院长好黄啊。”

  凌远在他脑袋上一拍,严肃的解释:“想哪去了,是jingle bells。”

  还有这种缩写吗??李熏然大开眼界。

  又替李熏然穿好裤子,凌远一派轻松的说:“希望它能好好提醒你。”

  等凌远走后李熏然才从厕所出来,边走边想,提醒我?怎么提醒啊?

  然后他就懂了,回到座位没多久就懂了。

  店里店外约好了似的,统一播放着:

  Jingle bells jingle bells

  Jingle all the way

  Oh what fun it is to ride

  听在李熏然耳朵里,自动变为:提醒提醒提醒提醒提醒……


评论 ( 123 )
热度 ( 826 )

© 山口叽叽妹 | Powered by LOFTER